成都—重庆两地十日游

抓着毕业的尾巴,前段时间和朋友去成都、重庆两地走了一圈,非常感谢两位好友可以陪我出来。出发之前也没有做太详细的攻略,只是想出去随便走走,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们是4月21号晚上的机票,出发之前,和三年未见的老友在龙城小聚。楠哥依旧是我以前认识的楠哥,才气与美貌并存的淑女 。

吃完晚餐我们就到了机场,的哥师傅居然想问我要小费,哈哈,看来我们长得像个有钱人。

不出意外,飞机晚点半个钟头,衰。到了成都大概凌晨1点,第一映像,成都双流机场好大,真的好大,不愧为西南第一城。由于提前订了机场的酒店,赠送接机服务,一下飞机就给酒店打电话过来接,这里为接机小哥点个赞,人很精干,热心。

成都,第一映像不错。

第二天早上大概八点起来,传说成都人都是上午十点才上班,一开始还在担心没有饭馆开门,然而多虑了。三个人就在酒店附近吃了当地的早茶店,包子,稀饭,都是家常,因为要留着肚子去吃成都小吃,刚开始没敢乱吃,哈哈,稀饭有点甜,还挺好喝。吃罢启程准备去市区,酒店是提前看好的,定了天府广场文殊院地铁站附近的,这里出行方便,然鹅并不是这样,下了公交走了好久才到,衰。

到了酒店办理入住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成都那两天很热,有个30多度,对于我们北方刚除去冬衣的人来说不是很友好哈,走了一上午就累了,我们就在酒店查攻略,(临时抱佛脚哈哈),这个怨我,本来事先这些事儿都是我来安排的。大概花了一个小时找旅行社,最后美女拍板,就去九寨黄龙,三人全票通过,在去哪儿网下了九寨黄龙两日游的散客拼团单,出门准备去成都最有名的的宽窄巷。

离得不是很远,我们打算坐公交车去,然鹅,成都的公交车居然是部分支持支付宝扫码的,我们都习惯了不装零钱,气氛一度尴尬,好在司机师傅说下载一个天府通的APP就可以了,一共就三站的距离,然鹅我们连下载带注册再带实名认证绑定银行卡,终于在快到站的时候成功搞定,去刷卡机上听到咚的那一声的时候仿佛解决了一件世界难题,哈哈。

“方寸之间,宽窄自如”,成都的宽窄巷连接了老成都与新城市的所有记忆,分为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三条步行街,宽巷子主要是一些饭馆,茶楼,小吃摊,窄巷子茶楼居多。茶馆是一个很能体现成都特色的地方,三五好友坐在小院里,外面是熙熙攘攘的游客,里面的人静静的坐着,不是说话,看着就很美好。井巷子深刻怀疑是后来商业需求强加上的,这儿只有一些零星商铺,而且只有一面开业,我们走了一段就返回去了。印象深刻的就是这儿掏耳朵的服务,一次70大洋,其过程不亚于动手术一般吓人,采耳的师傅光工具就有十几种,在你耳朵里挨个走一遍以后,拿一个类似音叉的东西在耳勺杆上敲击,但是看被掏耳朵的顾客一脸享受的样子,估计是及其舒适的,下次有机会也尝试一下哈哈。

小吃最有名气,品尝了三大炮、老妈兔头、钵钵鸡、糖三炮,这儿好像对三情有独钟哈哈。我胃不好不敢乱吃,同去的两位宝宝倒是可以一试。小吃最多除了串串,还是串串,啥也可以串,因为竹子不要钱哈哈。

逛完宽窄出来大概下午4点,我们准备去成都的网红地春熙路,公交过去大概四五站的样子,然鹅这里和大部分商业街一样,就是卖衣服逛商场的地儿。由于前一天晚上才到,走了一天,一位宝宝快逛不动了。哈哈

春熙路我们没有多做停留,在H.M店溜了一圈就出来了,准备去成都最有名的的小吃街锦里去解决晚餐。公交过去也大概五六站的样子。锦里在武侯祠边上,由于已过下午五点,武侯祠关门了。

旁边就是锦里。

锦里是个不错的地方,这儿的主题只有一个,就是“吃”,全是小吃铺,店铺装修也是独具蜀地特色。一开始我们打算是在这儿好好吃个正餐,然鹅这儿实在太大了,我们一路走过去,不断地有热心的商家推销他们家的小吃,我们仨居然就这么给尝饱了哈哈。在锦里吃了当地的烤鱼、千丝饼,最重要的,还吃了一条蜈蚣,其中滋味,此生不忘哈哈。

锦里逛完大概晚上十点了,先前蔫了的那位宝宝经由锦里一行居然满血复活了,嚷嚷着要去成都九眼桥的酒吧街溜溜,私以为大晚上是不适合去这种地方的,可能是在学校待太久了吧,然而还是不能怂,我买了一包烟壮胆儿。

成都的夜生活听说很慢,晚上过了凌晨才算开始,我们选了一家最靠外面的店面,因为看到外面有保安站岗嘿嘿。店面叫南墙酒吧,取不撞南墙不回头之意,很适合多愁善感之人买醉,这是一家清吧,只有一个驻唱。我们点了半打啤酒,三个人喝了大概四瓶,就静静的坐着,感受、吸收着这里从每一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或为欢乐、或为忧伤的调调。酒没喝完,我们就打车回去了,因为第二天还要去九寨黄龙,我怕第二天起不来。

酒吧出来后我收到了发小发过来的讯息,他大学毕业以后一直在成都上班,约我出来坐坐。经年未见我也很想聚聚,然后说好黄龙回来以后见个面。然鹅并没有这样的然后,黄龙回来已是晚上凌晨,再约第二天,结果他要加班了,唉…,只能过年回去补上,愿你在这陌生的城市里也能有故土的牵绊,一切都好好的。

第二天早上七点起床,在酒店吃完早餐然后等旅游团的司机师傅来接,从市里出发大概是早上八点半了,导游小尚一路在给我们介绍成都的风土人情,然而我们仨都很困,这两天都没好好休息,听的有心无力。成都去黄龙有300多公里,一路基本都在坐车,高速只通到了都江堰市,然后只有盘山国道,经羌寨茂县然后去松坪沟,茂县是当年文成公主入藏的地方,有很多以此为题的旅游项目。午饭在茂县解决,团餐还不错,大概因为是在五一之前,人不是很多,我们八人一桌,吃不完还剩下好多,饭店门口买了菠萝吃,很甜。

下午大概三点到达松坪沟,一路都是地震留下的痕迹。导游讲着围绕地震发生的一个个故事,不禁感叹,生命之于自然实在是太渺小不过了。

这儿这几天属于初春,万物正在复苏但是还没有复苏,青黄不接的时候,如果想真正领略美景,还是应该秋季等旺季再来。松坪沟主要是地震遗址。还有就是同车三个东北老铁口中的两个水泡子,哈哈。空气很好,水也很清,下面一个海子,然后坐游览车上去看另一个海子。

松坪沟主要风景是地震遗迹,有关地质灾害的环境研究,懂得人自然懂,我等外行只能是看看热闹。下山的时候遇到暴雨,当地人说水是财,吉兆哈哈,不过我们只有一个感受,就是“冻”。

松坪沟出来晚上去藏家做客,我们安排的听说是一个活佛世家。为了不让财产稀释,有名望的家族在当地都流行一妻多夫制,可是把她们两个给乐坏了哈哈。最有意思的是当地的女孩称为“色魔”、男孩称为“色郎”、决定不嫁人的女孩称为“绝摸”。

晚餐是在藏家吃的,当地叫柴火鸡,和我们的铜火锅一样,十二个人一桌,吃的东西就那样,图个欢乐。比较有意思的是开饭之前需要举行祭酒仪式,用左手无名指蘸青稞酒弹在空中和客人身上以表尊重,口中还要念藏家的祝福词,一晚上的就是喊口号了。晚饭完了是在院子里跳藏舞,音乐舞蹈,就是藏民们最好的礼节。

从藏家出来大概晚上九点了,好像天才刚刚黑,真是和北京时间不一样哈,今天早早回去,可以好好休息一天了。第二天早上七点起床,导游安排大家吃完早餐就准备去黄龙景区,上山的时候在一个服务站停了半个小时,有藏民上来讲解高反的注意事项,其实她主要是想卖手上的高反口服液和氧气罐,两只口服液150,一瓶氧气100,好多人被她说动都或多或少买了一件。我们三个因为有前一天趟了观光车的大坑,十分硬钢,一件也不买,上山缆车也不坐。事后证明这是一个英明的决策,因为高反几乎没有,也可能是我们本身来自黄土高原的缘故,上山缆车也不是很远,这都要归功于两位女同胞的英明领导与伟大决断。

黄龙最有名的的是山顶的五色瑶池,山顶的雪水融化与山里的石灰岩反应而成的钟乳水池,在阳光透亮的时候有五色光熠熠洋洋的反射出来,十分漂亮。

黄龙下来以后大概十一点,趁着等人集合的空档我们订好了第二天去峨眉都江堰的团和当晚要入住的酒店,由于这次发现去哪儿网定的比较贵,根据同车团友的建议这次我们直接在美团上定了当地峨眉都江堰两日团,酒店选在了锦里附近,因为上次发现锦里是个不错的地方,可以吃顿正餐。

人到齐以后我们出发去茂县吃午饭,然后就是坐一路的大巴,因为这里离成都有300多公里,而且只有盘山国道。路上司机还接了他姑姑上车,我由于和她邻座就聊了聊当地的风俗。人很好,告诉我们黄龙是当地的以一个寺庙而建的景区,每年五月份当地的藏、羌、汉三族会在上面举行庙会,十分隆重。五彩池边上还有一个钟乳地宫,然而我们并没有看到。

一路上都是羌寨,牦牛特别多,私以为牦牛真是牛里面的淑女,长长的鬃毛披下来像穿了裙子一样的好看。300多公里的路程等回到成都已是晚上十点,我给去哪儿网的客服沟通了一下,把我们送回了锦里酒店,因为他们家的团费说实话确实比别人家贵,好在客服小哥人挺好,给我们解决了。

回酒店安顿好已经晚上十一点,先前约好的锦里聚会只好作罢,我们就在酒店对面的巴蜀大门户火锅店准备吃一顿正宗的四川火锅。点了微微辣的试试水,结果还是很辣,不过味道很好,我们三个都吃了不少。

吃完大概都晚上十二点了,回酒店赶紧休息,因为第二天还要去峨眉。早上司机师傅六点半就过来接,我们在路边买了包子路上吃。导游阿江是一个羌族小伙,人很能说,也很会来事儿。第一站是乐山大佛,我们是船游,只是在江上看一下,由于当地人说佛像拜拜就好,最好别拍照,所以我们只是看看,也挺好的。

乐山大佛出来就去了峨眉山,大概中午时分到达山脚下,买了观光车门票一人70,坐车去雷洞坪车场集合,地接的导游是峨眉山本地人,由于我们不购索道票,给我们仨安排在了后面的车上,导致集合时间晚了,午饭吃的不是很开心,不过都无所谓,都不是问题。

峨眉山主要就是佛教文化,山上一路都有寺庙,我们都进去拜了拜,路上有挑山工和信徒稀稀拉拉的,因为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索道上山,爬山的不多。峨眉有猴子,很凶,最好只是看看,别惹人家。上次在张家界就是吃了这样的亏哈哈。

从雷洞坪爬到金顶大概走了一个半小时,金顶有十方普贤菩萨金像,十分壮观,山顶的天气也很好,可以看到云海与金像上的佛光。

下山一路顺利,用时和上去差不多,晚餐是去类似大排档的一个地方吃的变脸火锅晚会,分量很足,节目也很精彩,除了变脸以外,还有杂技,婚嫁,茶道等方面的民俗表演,挺不错的。

节目表演完就是篝火舞,大家闹一闹就散了。

酒店住的是宜必思,还挺不错,因为第二天是购物店,我们只是来凑数的,卖泰国乳胶与翡翠,这些都是我们买不起的哈哈。中午在都江堰市吃完饭就去了都江堰景区,其实如果自己去的话,一定要从玉垒山那边的门上去才可以看到全貌,否则你看半天都弄不明白人家到底是咋样一个原理,古人的智慧真伟大。

其实都江堰除了都江堰公园以外,旁边的玉垒山是以前茶马古市,有时间的话逛一逛也是很不错的。我们三个到集合点的时候居然是最早的,买了当地的草莓,味道也还行吧。

晚上可以早点回成都,在交大读书的哥们请我们吃了学校旁边的串串大排档,味道真不错,五个人吃了一大盆,有机会再去成都还想吃一次哈哈。饭后我们在交大的校园里走了走,由于这是老校区,只有研究生,学校里人并不多,但是可以感觉到有历史老校的厚重与肃穆。和哥们出来道别就不早了,大概已经晚上十一点,有很多说不完的话,只能互相勉励,愿我们都可以在未来的岁月里勇于奋斗,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第二天一早我们大概八点起来,吃了当地随处可见了老麻抄手(其实就是大号混沌),然后准备去熊猫基地,幸好我们没有五一过来。其实非五一人也不少,这儿的国宝真是多,憨态可掬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天生就是用来惹人疼的,真想用手可以摸一摸,但是我知道,它们在这儿比谁都要金贵哈哈。由于当天实在太热,好像都有38度了,4月份的天你敢想象?熊猫一热就喜欢爬树,别看人家胖,可是一个灵活的胖子,爬起树来毫不逊色。正好看到一只半大的熊猫宝宝由于爬的太高而把树枝折断摔了下来,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希望这只萌宝没事儿,以后不要这么贪玩了。

熊猫基地出来已近中午,我们回酒店取上行李,在楼下重庆小面馆吃了碗面,下午是五点去重庆的火车,开始打算找个茶馆坐坐,找来找去都是只有麻将馆,和在宽窄巷子那边的大不一样。由于时间也不是很多,就在路边摊点了三份可乐坐了半个小时,动身去火车站,成都之行告一段落,下一站是重庆。

重庆离成都不远,动车只需2个小时,慢车也就3个小时,很早就想来这个8D魔都看看,听说有停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哈哈。

27号晚上到重庆,转地铁到大坪地铁站,因为我们接下来两天都住这里。令人意外的是重庆地铁居然是部分支持微信买票,没有现金的我们又一次陷入狼狈,下次说什么也要备点零钱。

入住的时候明明导航已经到了酒店,可就是找不到,然后下了地下通道才发现路是双层的,明明就在对面,可你就是过不去,真有种望山跑死马的感觉。成功安顿下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饭店都关门了,只有烧烤还在营业,而我们只是想吃点饭,这两天连轴跑没吃点饭感觉要扛不住,然鹅跑了很远还是没找下,或许人家在地下N层,也可能是在地上N层,总之不想找了,买了盒泡面就回酒店了。

第二天早上在酒店吃完早餐,坐地铁去了白公馆,渣滓洞,天上飘起了雨,很适合这样的环境。革命先贤们趟过的路如此艰难,或许他们当时并没有想过给后人造福等云云,只是纯粹的为了个人理想,他们都是有原则有理想的英雄。做为享受着他们打拼出来的和平时代的后辈,他们值得我们敬仰。

渣滓洞出来大概中午,我们就在附近点了三份土豆饭,做法类似于普通煲仔饭,只是在米饭里会加入土豆块。吃完我们准备去重庆有名的磁器口古镇,做地铁一趟线就可以到,很方便。

磁器口是最具老重庆特色的地方,原先是个很有名名气的码头,现在成为了老重庆的缩影。

这儿有明朝朱允炆的典故,好像是童子尿入药的来历。磁器口依江而建,带状分布,除了随处可见的火锅底料,还有陈麻花、江津米花糖等等,我们买了一份水果拼盘边走边吃,然后邮寄了一些火锅料,麻花回家。这儿的商店布局,人文形式跟凤凰古城差不多,都是历史老镇,现代与历史交相辉映,诉说着岁月的蹉跎,人间的沧桑。

磁器口出来就直奔洪崖洞,准备去那里解决晚餐。洪崖洞是最能体现重庆魔幻城市的地方,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整个山崖上依江而建的商业中心,将山城的本色发挥的淋漓尽致。

洪崖洞转了两层,这儿全是吃的,晚餐决定去吃耙二哥腰片王火锅,在解放碑那边,走过去不远,三个人花了200不到,这儿的火锅真便宜。大刀腰片,是这个店的招牌,限量供应,味道还可以。另外重庆四川的火锅都不蘸麻酱,用调和油加蒜泥再加香葱就可以了,刚开始受不了,经过这两天的熏陶渐渐也喜欢上了这种吃法。饭后去著名的解放碑步行街走了走,前来打卡的人还真不少。

解放碑出来大概晚上九点,我们去解放碑奥莱坐了会儿,同行的朋友买了双鞋,重庆第一天的行程就圆满结束了,打道回府。

第二天早上七点来钟起来,在酒店用完早餐,外面正下着大雨,好在没一会儿就停了,上午决定去坐长江索道,大概九点来钟过去,还好人不多。体验了一番重庆的索道公交车。

在重庆这个地方,索道、电梯都是交通工具,在两路口的地铁站,做电梯上去要2元人民币,大概有100来米高,全扶梯。想想这种设计还是很不合理的,维护起来太麻烦,哈哈,快成职业病了。

索道出来就买了去李子坝的轻轨,想体验穿楼而过的感觉,然鹅我们来来回回坐了两趟,也没觉着有啥稀奇,可能是因为在重庆已经见惯不怪了吧,毕竟在这个魔幻的地方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从李子坝出来走到了重庆的老街上,找了一家串串火锅店解决午餐,因为怀念成都的串串,这次要的是热锅,需要自己煮。味道也行,但是全程都被邻座的三位重庆妹子所吸引,我们听着她们在聊生活、聊工作,数着她们喝空的酒瓶。或许这就是生活吧。

吃完饭就在重庆的老街走了走,下了七八层楼梯,原以为需要原路返回,结果却直接下到了地面,哈哈,重庆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由于第二天我们就要返程了,逛到下午三四点就回到酒店取上行李,去重庆北站附近入住,安顿下来已是晚上八点来钟。

散伙饭,一定要吃好了,我们住的地方是一个大商场,不知怎的,看起来好像很冷清的样子,但是重庆从来都不缺美食,随便一转就有美食一条街。找了个人多的地方,点了一份中份小龙虾,两个菜,味道还好,只是虾感觉不是很新鲜,味道绵而不弹,可能是没到龙虾大批上市的缘故吧。饭后准备溜溜商场,然鹅好像都在歇业状态,就去旁边的好利来坐了坐,点了一份猪猪蛋糕,我把猪鼻子吃了,叫我想起了在成都宽窄巷子猪鼻子插大葱的那份小吃,哈哈。

吃完买了点东西,我们就去重庆北站取了票。虽然车站近在眼前,但是在这个魔幻城市一切皆有可能。明早我需要先走,不放心她俩能不能顺利登车,正好也有时间,顺便去踩踩道儿,消消食。也在这个有趣的地方,留下属于我们的一串足迹。

·····完